马德伦为银行业喊冤 不是高利贷获益者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2014中国金融论坛”于5月14日-15日在北京召开。中国人民原副行长、中国金融会计学会会长马德伦在演讲中表示,不能同意“银行是高利贷的获益者”这一说法。 马德伦称,我国国民个人资产有了大规模发展,但是风险偏好没有基本的改变,个人金融资产中的大部分还是放到了银行储蓄,这也就是我国银行体系如此发达的原因——和国民的风险偏好有关。

“如果有人说我们的银行是高利贷的获益者,我还不这样看,银行不是高利贷者,我们银行的利息差和美国比差不太多,不比它高,但是因为金融结构不一样,美国银行的贷款大量是对私人消费,,它的主体里边是通过市场融资的,这也是我们国家金融体系不同的一个原因”。 以下为演讲实录: 马德伦:谢谢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特别感谢主办方的邀请,有机会再一次的出席这样的论坛和大家做一个交流。因为前边听了我们四位的发言,对我也很有启发,李若谷董事长就金融的结构问题,货币超发的问题,中国的城镇化问题,以及政府债务负担等等都发表了很好的见解。因为原来他也是从人民银行[微博]调出的,我们都是同事,所以对他的发言也很有感触。关于间接融资,在我们国家是为主的这样一个市场格局,其实他讲了,源自于我们的基本的国情,各国金融市场发展程度不同,人们的发展偏好也不同,所以可能会导致市场格局的根本不同。 我们国家大家知道,改革开放之前人很贫穷,可能各位都不太知道,1978年中国人有多少钱?在座的年轻的各位可以回家问问父母,当时你们家里有多少存款,有多少现金?有一个根本的数字,1978年年底,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中国到1978年12月31号,我们的储蓄存款只有232亿,如果说10亿人口人均23块钱。那么,我们另外还有什么钱?还有210亿的现金,但是在210亿的现金里边,人民银行的抽样调查,85%属于个人,人均18元的现金,加上23块钱的储蓄,我们个人金融资产只有41块钱。但是今天完全不同了,我们的储蓄存款已经是40多万亿,将近50万亿,我们市场的市值中有多少属于个人?我们还有理财产品,还有黄金的,保险的投资等等。 但是,虽然我们个人资产有了这样大规模的发展,但是我们的风险偏好没有基本的改变。我们个人金融资产中的大部分还是放到了储蓄,这也就是我们的银行体系为什么发达,和我们个人的风险偏好有关。如果有人说我们的银行是高利贷的获益者,我还不这样看,银行不是高利贷者,中国银行,一会儿郑行长也许会讲这个问题,我们银行的利息差和美国比差不太多,不比它高,但是因为金融结构不一样,美国银行的贷款大量是对私人消费,信用卡,它的主体里边是通过市场融资的,这也是我们国家金融体系不同的一个原因。

但是,这个问题我只是做一个说明,我也不代表当局。 我今天想要说的是,因为主办方给我的题目是讲金融改革和实体经济的关系,我很老实,所以我准备了这样的一个发言。大家也知道,《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和以往最根本的不同在于我们所有的改革的出发点和改革的设计都是基于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从这儿开展。 无论是我们提出来的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加快完善宏观调控体系和现代市场体系,各个方面都是从市场决定性,引导资源这样的一个根本的出发点来展开的。在这样一个出发点之下,金融改革的几个大的方面,包括我们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包括金融对内、对外的开放,引进民间资本,设立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也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资本帐户的开放,多个方面其实都体现了这样一点。我们也应该看到,所有这次的改革和以往不同,这次的改革应该说是一个根本性的、战略性的、结构性的、全面的,是基础性的,和以往的微观金融改革是有根本的区别的。 我们想从扩大金融的对内、对外开放来说,我们已经看到了银监会的实际的行动,五家民营银行的设立正在推进之中。这样的一个民营银行的设立,不仅给民营资本有了新的投资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金融市场上增加了新的市场的主体,也增加了新生的力量。我想这些新的市场主体一定会寻找金融服务的最薄弱的环节,一定会迎合那些对金融服务的最急迫的需求来开展自己的业务。诚如当年我们推出村镇银行和小额贷款的这样一个组织一样会对市场不仅起到一个拾遗补缺,更重要的是有了新的力量,就会有新的竞争,就会有新的推动,就有新的提升。 从健全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来说,刚才邵会长已经对此做了很充分的论述,我不再展开。但是,我们也看到,我们市场的范围,这里边一个直接融资的发展,其实从07年9月人民银行发起设立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来推动直接融资的发展,银行间市场协会,首先从短期融资券,也就是一年以内企业的债券开始,到后来发展的中期票据,中小企业的集合票据等等。

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市场它迅速的发展,规模的扩大,而且其他部门所管的上市公司的债券和企业债券的改革,我们的交易商协会的推动意义可以说是在历史上可以写下浓重的一笔。 对于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利率市场化的改革不是始于今天,90年代中期央行就已经提了出来,我们先从小额外币存款开始,然后发展到同业拆借市场,把同业拆借利率放开,然后扩大存贷款的浮动幅度,再发展到存款利率管上限,贷款利率管下限到2012年央行调整利率的同时,允许小银行的利率上浮10%,我非常关注,我记得这项政策一出来,我问我们的货币政策部门他们告诉我,头三天只有不到十家小银行利率上浮,但是三天之后,所有的小银行都上浮到顶。这也看出来,为什么小银行有如此迫切的这样一个需要。到去年我们放开了贷款利率的下限,实际上放开了贷款利率的管制,我们的银行为迎接利率市场化也做了诸多的准备,市场也为利率市场化做了诸多的准备。我们看到理财产品的发展实际上已经为银行在未来利率市场化之后的定价能力提供了借鉴,也提供了一个实践。但是,利率市场化诚如邵会长讲的,实际是一个根本的改革,我们现在所有的准备都是在没有放开利率的情况下,没有放开存款利率情况下的准备,因而还是不充分的,考验还在后面。

我们可以想见利率市场化之后这样的一个景象:

第一、我相信市场竞争一定会加剧,而且这个竞争会由暗变明,由多种方式,更多的转向价格,也就是利率。在这一点,可能是未来的一个新的发展。在竞争加剧的过程中,最大的受益者应该是实体经济,我们都知道,经济学里边竞争的最根本的结果是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的接近,从而使消费者以较低的支出获得更好的服务。那么,利率市场化也会带来这样一个效果,我们的企业会有更低廉的成本来获得融资,金融对客户的服务也就会更高效、更便捷、更低成本和更具个性化,这也是未来的一个必然。

第二、在利率市场化的条件下,我们会看到多种金融工具的发展推动我们金融市场的成熟和完善,就像我们现在看到为什么一部分存款分流到理财产品里边,因为理财产品它的利率是向市场化的趋势迈进的,它脱离了管制利率。同时,理财产品里边它又有不同的风险提示,各位买个理财产品的,他会根据你的收入,根据你的年龄,然后根本你的选择对你做一个风险的评估,体现了不同的风险偏好,有不同的金融产品来供你选择。利率市场化之后,这样的机会会更多。

第三、在利率市场化条件下,我们的实体经济对金融工具,对金融服务的选择多了,对金融产品的价格不仅有了直接的选择,而且有了一个讨价还价的这样一个能力和地位。我们不再是被动的去接受银行的报价,这是我们实体经济将来应该打造自己的能力的一个方面。

第四、金融服务的体规者,包括银行和其他各类金融机构在利率市场化之后他们一定会推动金融创新,他们也会提供多样化的金融服务,同时,不同的金融机构会在市场竞争中重新明确和划分自己的市场定位,作出一个市场的细分。通过市场细分,实体经济各种类型的经济组织都会有相应的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市场中不再有受冷落的这样的群体,无论是小微企业,还是大企业,在市场里边都会有公平的获得金融服务的机会,这也是利率市场化会带来的一个效果,会推动我们实体经济的发展。